在英國、愛爾蘭等地的街邊,博彩公司幾乎無處不在,有的甚至開到球場里,讓球迷可以隨時投註,中場休息和開賽前很多球迷會下註。除了皇馬,Bwin還曾贊助過巴薩、曼聯、AC米蘭、尤文圖斯、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等球隊,並且冠名葡萄牙足球聯賽。艾倫·穆迪
  有30年體育博彩經驗,曾從事投註經紀人和體育記者工作,著有《體育博彩基礎》、《如何成為博彩贏家》兩本著作,現居拉斯韋加斯,擔任專欄作家,曾獲美國國家報業聯盟最佳體育專欄獎。
  賽程已過半,世界杯如今卻被假球黑哨疑雲籠罩,在A組第二輪中,克羅地亞以4:0大勝喀麥隆,近日德國《明鏡》周刊援引一名“操盤手”的證詞稱,喀麥隆涉嫌踢假球,隊中有“7個爛蘋果”。國際足聯(FIFA)已要求《明鏡》周刊提交相關證據。近幾屆世界杯幾乎均不能逃脫“假球”傳言,與足球有著“曖昧關係”的博彩業成為了最大的嫌疑對象。博彩業能否左右世界杯結果?博彩公司背後是不是真的“水很深”?新京報記者專訪有30年體育博彩經驗的資深業內人士艾倫·穆迪,揭開體育博彩的面紗。
  1投錢 掙錢
  世界杯讓博彩公司“賺翻”?
  據《金融時報》報道,澳門賭場6月收入降至34億美元,這是自2009年以來首次,分析師們認為這是因為世界杯開幕,分流走了大量資金。
  “我們期待本屆世界杯成為博彩行業歷史上最大的盛事”,在都柏林的帕迪鮑爾博彩公司發言人表示,相比2010年世界杯,本屆博彩規模大多了。帕迪鮑爾只是全球大大小小的博彩公司之一,其他博彩公司也都將本屆巴西世界杯看做一個吸金的機會,使勁渾身解數吸引更多“賭註”,在足球業和博彩業都很發達的英國,開賽之初分析人士就預測,投註將超過10億英鎊,並會隨著英格蘭的晉級而飆升,可惜的是,英格蘭出局了。
  Bet365、威廉希爾、立博、Betfair、Bwin等博彩巨頭都很重視線上博彩,官網的世界杯專題中,賭博項目花樣繁多,能押註比分,誰中線開球,上下半場哪個進球多、誰踢任意球、補時多長時間、誰越位、紅黃牌……足球場上發生的一切都能讓彩民投註。不僅如此,老牌博彩公司們都開發了手機應用APP。Betfair公司直言,APP博彩占據他們全部業務的60%,世界杯期間這個比例將會繼續上調。
  這個世界杯期間,博彩公司究竟能賺多少錢,有30年博彩經驗、現居拉斯韋加斯的業內資深人士艾倫·穆迪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博彩公司通常不會說他們賺了多少錢,但一家著名博彩公司曾透露,投註世界杯的錢超過美國橄欖球聯盟超級碗決賽,超級碗決賽吸引了全球超過100億美元投註,這些錢都存在很大風險,這屆世界杯也將會成為投註金錢最多的體育賽事。
  2莊家? 球迷
  讓球隊和球迷一起“上癮”?
  博彩公司操縱比賽論甚囂塵上,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博彩業與足球業走得太近。從皇馬這樣的豪門,到富勒姆這樣的小球隊,博彩公司的廣告占據了大大小小球隊的胸前廣告,不僅是胸前廣告,博彩公司還會買下球場內的廣告牌。
  《每日郵報》著名專欄作家柯林斯直言,足球必須面對賭博上癮的問題了。他以英國足球為例分析足球業如何依賴博彩業上癮。
  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合法博彩公司多是英國製造,如博彩業旗艦威廉希爾和立博,這兩家公司的投註站遍佈英國,同時擁有廣泛的全球客戶,很多小型博彩公司和莊家都會抄襲他們的賠率。
  今年是英國電視博彩廣告解禁第7年,7年前,博彩公司、賭場等機構被允許在電視投放廣告。在柯林斯看來,這深刻影響了足球,如今威廉希爾已被英足總公認為是英格蘭隊官方支持伙伴,以及足總杯官方投註伙伴。柯林斯這樣形象地比喻,“英足總堅持了150年沒從官方投註伙伴身上獲利,但是這份保留終於被支票帶走了。”
  柯林斯還指出,20家英超球隊幾乎都有自己的合作博彩機構,甚至有些球隊有不止一家,一些球隊胸前廣告直白寫道:“這是一家亞洲頂級線上博彩公司”。
  不僅是英超與博彩公司有密切商業合作,其他幾大聯賽也離不開博彩公司的贊助。博彩巨頭Bwin是歐洲多家豪門的贊助商,曾經占據皇馬球衣廣告6年,每年贊助費高達2000萬歐元,雖然如今被阿聯酋航空取代,但仍然是皇馬主要贊助商。
  3真球? 假球
  博彩公司“不願”主導世界杯輸贏?
  博彩業和足球業的關係難免讓人遐想聯翩。這些年來,被無數分析人士拿來做“假球”案例的就是1998年世界杯決賽,有傳言稱,巴西隊為配合博彩公司,竟然打出了3球負於法國的荒謬比分,當時法國每進一個球,博彩公司還要開滾盤,賭巴西會不會踢進一個球,於是全世界的錢都跟著滾盤追,無數的錢砸進了博彩公司的口袋。
  當然關於這場比賽的傳言從未被證實。
  究竟博彩公司是否操縱比賽?在博彩業30年的穆迪表示,以他個人之見,合法博彩公司不太可能確定世界杯比賽的結果,最簡單的原因是莊家不希望博彩者感覺比賽結果是固定的,如果博彩者知道比賽結果是固定的,那就沒人投註了。而且博彩公司會通過比賽的進程改變賠率賺錢,而不需要固定比賽結果。如果事先確定比賽被抓到了,損失的錢遠比通過這種方式賺得多。
  但穆迪也指出,確實出現過一些球員因錢而涉嫌操縱比賽,特別是在一些低級別聯賽中,當一些球隊不能支付球員工資時,一兩個球員可能會因為博彩公司提供了很多錢而去操縱比賽。
  和穆迪的看法相似,香港賽馬會交易總監金百卓表示,世界杯比賽被操縱的幾率很小,因為非法賭莊多會操縱一些媒體關註度低、球迷興趣不大以及球員收入不高的比賽。如果,莊家真的去操縱一些比賽,也是那些無關緊要的比賽。
  一些亞洲的非法地下博彩公司,就曾被指操控歐洲低級別聯賽。據《每日電訊報》報道,去年,有英國FBI之稱的國家打擊犯罪調查局抓獲涉嫌操縱本屆世界杯資格賽的操盤手,這些人的幕後莊家在亞洲。據疑犯供述,一支非洲球隊被操縱。
  “毫無疑問非法賭莊會緊盯世界杯,但是國際足聯、國際刑警組織也在緊盯世界杯,他們無處不在,會與各國體育機構、安全人員、贊助商密切聯繫,”穆迪說。
  據報道,歐洲刑警組織表示,去年全球範圍內有700場比賽很可疑,國際刑警組織曾和國際足聯、歐足聯召開“賭球-美麗比賽的陰暗面”為主題,共同商討打擊非法賭球和假球等有組織犯罪活動。
  4輸球? 贏球
  球迷總玩不過莊家?
  本屆世界杯期間,一些博彩者經歷大喜大悲,一位外國網友在推特上曬出自己的投註單,他押註35萬美元賭阿根廷勝伊朗,幸虧梅西的進球拯救了他,將他從慘敗的懸崖邊拉回來。更有一些無釐頭的球迷押註蘇亞雷斯咬人也大賺一筆。
  但並不是每個博彩者都能在世界杯期間歡喜收場。
  在穆迪看來,博彩還是十賭九輸的,“我曾是一名投註經紀人也是一名博彩者,我對兩邊都有瞭解,做投註經紀人不容易,但更不容易的是在比賽中贏錢。我不像一些人在單場比賽押註10萬到20萬美元,你很難保證是長勝者,不是很多人都能夠做到這一點。”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世界杯每場比賽前,各種媒體、各路分析人士總是津津樂道地分析各種盤口,如何通過看三大博彩公司的賠率預測比賽勝負,吹水、獨贏、波膽……等博彩術語滿天飛,實際上,博彩公司是如何設置賠率吸引博彩者下註的呢?
  其實,投註者在研究博彩公司的盤口,而博彩公司也在研究投註者。
  曾擔任投註經紀人的穆迪表示,當博彩公司為世界杯比賽設置賠率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民意”——公眾更看好誰輸誰贏。瞭解之後,博彩公司會設置一個使兩支球隊能吸引差不多相同賭資的賠率,也就是讓投註者給兩支球隊都押註。如果莊家使兩支球隊押註錢數差不多,那麼他就可以做到無論比賽輸贏,自己都穩贏的局面。當然,有時莊家會看好一支球隊,而投註者則看好另一支球隊,這都會在賠率上顯示出來。
  對於世界杯這樣的大型賽事,穆迪解釋,莊家設置賠率時還要充分去瞭解球隊情況,如誰受傷了,首發陣容是什麼。由於教練的戰術和人員安排可能朝令夕改,因此會有專門人去緊盯球隊動向,解讀教練的意圖。
  至於為何博彩者總是玩不過莊家,穆迪表示,許多博彩者輸錢,主要原因包括投註太大,還有投註太多比賽,再加上缺乏博彩知識,要知道通常賠率設置都是有利於莊家,如果你長期參與博彩,很難翻盤。“雖然一些博彩者在世界杯贏錢了,但那是一小部分人,你可能在幾周內很幸運贏錢了,但是長期贏錢是很難的。”
  5合法? 非法
  亞洲足球雖弱博彩很強?
  一系列原因如今讓非法“賭球”和“博彩”之間概念差別模糊。
  比如,不同的國家對於博彩的法律界定不同。
  在美國,目前線上博彩不合法,美國的IP是無法打開威廉希爾公司的網站的。線上博彩的高度發達確實為管理者帶來難題。不斷變化的博彩平臺讓管理者難以監督,如今還有一些博彩者用比特幣投註,這也是監管空白區域。
  而亞洲國家鮮少允許“賭球”,但是地下賭博卻很興旺,很多非法博彩公司在亞洲之外的地方取得博彩執照。今年5月,一家在卡塔爾的體育行業安全研究中心表示,在合法註冊體系之外投下的賭註額度,每年高達2700億至6890億美元,約占全球體育博彩總額的80%。
  亞洲球隊在小組賽全軍覆沒,不過博彩業依然“紅火”。據某體育行業監督團體報告顯示,亞洲占據了世界超過半數的非法博彩。這些地下博彩賭莊不用繳稅,卻很繁榮,因為他們提供更誘人的賠率和回報,以及花樣繁多的玩兒法,最重要的是還能“借錢”讓人賭。
  面對誘人的非法博彩,穆迪提醒,參與非法博彩最大的風險就是他們可能輸掉的錢,遠遠超過押註的資金,因為非法博彩公司可以讓參與者借錢押註。經營非法博彩業的人不會放過輸球欠錢的人,在美國去非法博彩機構投註不會被捕,但是會給自己惹上麻煩。
  鑒於非法博彩的危害,本屆世界杯開賽前,亞洲國家警方就嚴陣以待,最近幾周不斷掃蕩地下賭莊。5月,新加坡警方逮捕18名涉嫌非法博彩的人員,他們非法獲得110萬美元賭註,並被指在遭到逮捕前兩周就已獲得800萬美元賭註。在泰國,一個商業機構估計,本屆世界杯期間,泰國人將在非法博彩上投入13億美元。為此,警方特別成立打擊博彩行動中心,逮捕大量博彩者和莊家。
  博彩生涯給我最深刻的記憶就是那些慘痛的失敗,特別是在最後一分鐘輸掉比賽。很多人因為賭博傾家蕩產,即便是體育博彩傳奇人物比利·沃爾特茲,他曾經12次因博彩破產,還輸掉自己的房子。
  ——從博彩業基層做起的穆迪回憶30年從業經歷
  B04-B05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曉楓  (原標題:“玩曖昧”的足球和博彩)
創作者介紹

台中素食餐廳

pd61pduox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